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六毛

這麼優秀的狗為啥要跟牠〝較勁〞?不是的, 我是在跟帶牠回來的人較勁~

我不知道有這麼一隻狗。自從Bubu走後,我們曾討論過何時要再養狗,雙方都不認為現在是適當的時候,更不認為租住公寓大樓的環境適合養狗,在北京養狗的規定就更多了。我以為這是共識,等回麻州的家後,那一畝地的院子隨牠跑啊~

然而我們正在外面吃飯呢,他說︰有個好消息要告訴妳們,猜猜看,今天就再半個小時以後,我們的生活將要發生很大的變化… 他興奮地說著,可是我覺得他不太自在。

女兒猜,嗯…你中頭彩了?你升官?我們要搬回美國了嗎? !

我一點也不想接這天上掉下來的餡餅…

姐姐突然問,〝我們要養狗?! 啊!不行ㄚ~ 我們不可以養狗在apartment 的!〞﹝姐姐式漢語文法﹞

然後他開始巴拉巴拉的說,這是多麼棒的狗,是一個禮物,是對我們一家的好處…巴拉巴拉…

我說,〝我不要!〞

他說〝Honey, this is for you!We all need a dog....什麼家庭會不需要養隻狗? .....〞

他接了電話,報了我們公寓的位置…完全不理會我的拒絕和臭臉。

〝叫他不要送來了,跟他說你老婆不要!"

〝妳見到了牠,妳會好喜歡牠的啦~我好想養這樣的狗,拜託這次讓我做主好不好?〞

兩軍交戰,應該先禮後兵,下個戰帖通知一下什麼的。他現在是怎麼?迅雷不及掩耳還是先斬後奏?還把炸彈丟在旋轉壽司店!

〝你為什麼不先跟我商量?這是今天下班前的事?你可以打電話問我呀?〞快爆了~

〝我知道妳會說不,而且我總說不過妳,每次都是你贏…這次讓我好不好?這是人家送的禮物啊…快…我們結帳,牠快到了…〞

〝你知道我正在跟公寓談續租,我們還砍房租呢~眼看就要成功;你這時弄隻狗來,我們怎麼談呢?我們怎麼在一個月的時間裡帶隻狗去租房子呢?叫他回頭!你不說我來說!!〞

一秒鐘沒動靜。我放下筷子〝Then, I'm not going home!〞我頭也不回走出去,快步朝地鐵站奔去。買了票,跳上車,他們沒有來追我~ 他們都迎接狗去了~妹醬在就好了,她是我這國的。

好生氣,我好生氣。可氣卻消的跟地鐵奔馳的速度般快,換來的是無盡的傷心和失望。怎麼我這二十年的妻子輸你這九個月大的狗!讓牠陪你吃喝玩樂、消愁解憂好了,讓牠陪你白頭到老好了!

可是我要去哪裡?坐到終點再往回坐,坐到地鐵打烊,然後呢,在北京沒有朋友,包裡沒有多少錢,最要緊的,沒有帶護照,那就是連旅館都住不進去。我真的氣昏頭了,太衝動了。我應該跟著他們到路邊去等,親自跟他同事道歉不能收這個禮物,不要讓這隻狗有下車的機會…

在路上,我打電話再給他一次機會,他還是努力的想說服我。走到大門時女兒追上來,後面跟著被六毛拉著的渾蛋,笑嘻嘻的渾蛋,像個領了獎賞的孩子。

我氣!我徹底失望!我又哭又叫地剖析環境不適合,時候不對;這麼大的狗住這裡對我們都不好,牠需要地方活動,需要很多照顧,我顧不來的…

〝妳不用管的,這是我的狗,我會請人照顧牠,溜狗運動洗呀餵呀什麼的,一點都不麻煩妳的…我們也可以搬到郊區…〞

〝這是什麼意思?!不用我管?!那牠在我家是什麼意思!我幹嘛養狗?那你乾脆請一個阿姨幫你煮飯洗衣服打掃溜狗,她還不敢管你晚歸!我在這裡算什麼!!!

@&*$?#*!我已瘋狂到歇斯底里的狀態… 我一邊哭一邊唸一邊胡亂打包行李,待不下去了!

〝我問你,是不是有一天你會帶一個奶大腿長的女人回來說,沒有關係,妳不用管的,她不會麻煩妳的,是不是!〞天要我瘋狂前,先遣六毛來。

他抱著頭坐在玄關的小凳子上,六毛溫馴的躺在他腳邊,對應著客廳裡發狂的肖婆。

現在只要想到他和六毛在一起的畫面,我就會心痛和愧疚,我覺得我太殘忍,太壞了~

六毛啊,我們是再也碰不到這樣的好狗了。牠好幾次靠近我,要跟我示好,而我始終硬著心腸不理牠,牠就懂了。這麼聰明,這麼漂亮的狗,這個渾球為什麼要用這種方法來迫我就範!我知道,當我開始伸手秀秀牠的時候,我就會融化。

他沒有想到他時常不在家,六毛吃喝拉撒都是我的事,他沒有想到六毛若要上獸醫院時,出租車不肯載,老婆抱不動牠,怎麼辦?還有我們出門渡假晚歸…最重要的是,現在住的環境跟本不適合養這麼大隻的狗,我不要委屈我的狗。牠不是一輛摩托車,不是一套高級音響,買來擺著好看也罷了。他忘了我們領一隻狗來,如同領養一個孩子。他怎麼可以只有感性?

結果當然第二天早上六毛就被接回去了,不然我也不會繼續在這裡自言自語。他同事說很多人排隊要買六毛呢~ 我管呢,只希望六毛能碰到好人家~

當媽媽失態的鬼呼神號時,姐姐始終都是默默的中立者。我們吵架時,從不要求孩子選邊,當裁判,也不拿她們當武器。姐姐不會勸架,但是她會跟爸爸談談,跟媽媽坐坐。她不會干涉父母的決定。這讓我很害怕失去她。她說〝我知道妳會跑回去臺灣,可是我在這裡好不容易習慣了,我不想去臺灣, 妳不要認為我不愛妳好嗎…其實妹妹一定會要跟著妳的,而我不要跟妹妹分開…〞

可憐的孩子~可惡的渾球~我們為什麼要般這齣?我們為什麼不能事先避免這個混亂?

他說的沒錯,我住在這裡不是很開心,他想有隻狗陪我會好些;他想再一年就回美國,那六毛就會有空間。我確實是這一年來變的面目可憎,連我自己都不喜歡自己現在的性情。以前那個啦啦啦啦的女人怎麼變成沒耐心沒氣度的小心眼,那個他捧在手心的公主,何時轉眼成為太皇太后?

他說抱歉,沒有想周全。早上掃的很努力,就還是一地毛,照顧六毛將會是無止盡的工作,老婆妳真的會照顧不來…

我說對不起,不讓你這個時候養狗。我只是想日子簡單點,不想再增加壓力;Bubu 最後幾個月的情形,我還沒淡忘,還沒準備好再養隻狗…等回麻州,我們馬上領一隻來養,還可以養迷你豬,驢子也行~

姐姐告訴我,爸爸說他通常想的是今天,而媽媽想的是明天,雖然不一樣,但兩人都沒有錯。

而我們都希望明天會更好。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