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天空

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恭禧發財

我的童年過年,並非年年有趣。但是當女兒問起時,我卻只記得快樂、溫馨和有趣的畫面。例如拜天公的時候要放鞭炮,我們都〝皮皮挫〞,連阿嬤也很害怕!  最後還是大妹最勇敢!她點了就丟,然後大家趕緊躲到門後面聽.....有沒有響? !! 要是丟到水溝裡去,就慘了,得再掙扎一次;丟到鄰居的院子裡也會很糗~ 天公ㄞ保佑ㄡ ~ 到後來的幾年,我們卻都想搶巷子里拜天公的第一炮哩!


過年前也有陣痛期。大掃除一定跑不了,真苦~ 天寒地凍的要洗紗窗、紗門和窗戶;阿嬤家透天三層樓都要洗刷地板、打蠟;有時還要擦油漆!  我一定有〝結屎臉〞,所以才會每次洗窗戶必定撞傷手指頭。〝真討厭過年.....為什麼....就要 '大' 掃除?〞可是抱怨歸抱怨,漸漸地就懂了,這是阿嬤的傳統。而且我們都心疼她那過勞的富貴手。最後那幾年,我開始享受邊打掃邊跟阿嬤話家常的時光,可惜太短暫了。


過年時總要準備一脫拉庫的食物,三牲五禮至少備了三份。阿嬤總是記得什麼時候要祭祖拜神,要怎麼拜,要如何跟神明祖先説保佑,而我們跟著拜就是了。這項複雜的傳統我是沒法承傳了,這跟嫁給老外無關,是我的個性使然。不過我會想去廟裡〝走春〞,因為阿嬤喜歡過年期間去廟裡拜拜燒香。


唸大學的那幾年過年,阿嬤把我當大人看待。會派我去北門買黑橋牌香腸,會跟我討論年夜飯的菜色,冷盤要擺幾樣?去年哪樣菜搶手?要不要做麻糬? 我一邊就著午後的斜陽,一邊拔著豬腳上的毛;此時的阿嬤忙著燙雞、炊粿、熬長年菜。暖呼呼的廚房飄著芥菜特有的香味,我們聊著聊著,不多久,她會盛一碗長年菜讓我嚐鮮,〝怎麼樣?味道如何?〞當我説要再一碗才吃的出來時,她會給我一個滿意又偷笑的表情........ 這或許是為什麼我會對色相不佳的長年菜情有獨鐘的原因吧。


我們這群孫子女還寫過春聯,福、滿、春到處貼;阿嬤對賭博深惡痛絕,所以我們都不會打麻將,只會玩〝撿紅點〞,輸的人要被用白粉畫臉 ( 阿公最常賴皮~);年夜飯時,我們這群小鬼可以特准喝阿嬤釀的葡萄酒,夏天釀封到臘月,比XO還讚! 


長大了那幾年,我不再那麼怕過年。不知是不是不再在乎穿新衣戴新帽,或多少壓歲錢;還是阿嬤不再逼我們去見不想見的人? 過年的準備越來越簡單,也越來越不拘泥。然後老人不在了,年的氣氛也越來越淡,越來越不祈盼。


現在自己當家做主,也很想〝搞〞一個米耳絲式的過年。〝恭禧發財〞是一定要講的、魚也要有、要帶女兒選新衣服,我要繼續穿紅旺夫婿;壓歲錢得漲一點,常年菜、獅子頭、炒米粉不可少;今年入境隨俗〝包水餃〞(姊姊要教我擀皮),要喝紅酒和啤酒(無限暢飲),老公要做巧克力起司蛋糕、媽媽要做肉醬千層麵;年假中,大人要讀完一本書,小兒要背三十個中國字;要出去踏青逛廟會,絕不發脾氣(既使有人插隊)..(很難)..(我和苦力士定會破功)。。。。其實不管是什麼式的過年,兜不出〝吃食〞圈呀~


苦力士説,同事們問他過年計畫去哪玩?一聽説是〝吃喝睡讀跑〞,每人都是表情。他們不知我們都害怕人多擁擠處,苦力士尤其疑患有嚴重之〝擁擠恐慌加飢餓抓狂症〞,老婆則患有〝踩人恐慌症候群〞,而過年正是高發期呀。米耳絲決定還是呆在家中休息,啃瓜子、吃開心果、K幾片DVD、上網潛游為佳~ 最後


祝大家  恭禧發財~  平安如意~












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