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要不要給?


乞丐,沒有人願意做乞丐的。雖然也聽過〝職業乞丐〞這一行,也聽說收入還不差。但要如此拋頭露面,騙取同情心的人,除了要有不俗的演技,也要有昧著良心的勇氣,算是不好幹的差事。但,我還是希望我那點微薄的同情心沒有錯放在職業乞丐的手中。


星期天下午我們要去馬路對面看電影〝007,Quantum of Solace〞。走在人行陸橋上,一名十七、八歲模樣的女孩,低著頭坐在地上,腳前擺著一張像是紙箱撕下的紙板。


這座陸橋人來人往,時常有小販擺著一小行李袋,賣些襪子手套皮夾dvd,可跑給公安追的小生意。陸橋上也時常有閒人在看風景。我和女兒常利用這座天橋過馬路。馬路的這邊有超市、電影院,有麥當勞、肯德基、有商場、food court、哈根達,還有法式麵包店。


姊姊眼尖。其實她的確是不同於一般擺地攤的小販。走過她,姊姊追上我,焦急地問,〝媽咪,她怎麼了?那紙板上寫著什麼?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肚子餓  只需6元買麵包   謝謝善心的人


我沒給6元,我也沒跑去買個麵包給她。既便當時我追著老公和小女兒趕路,心裡卻直納悶,怎會這樣?她沒家可回嗎?她窮到打工都沒機會嗎?她看起來衣著整齊乾淨,一點也不像無討生活能力的人??? 很多疑問,只因她的年紀不該只有乞討一途,我沒有施以小善,但也一直讓我想不明白。


每當看到老乞丐,我就情不自禁掏出錢來。其實只是不忍,總想,到這個年紀了都不得安享天年,是多麼慘啊! 雖說可憐之人,必有可恨之處,但這跟我無關,再說都己經到這地步了,還去想當初己是太遲。


我給,我看人給。而苦力士則是來者不拒。


有一回也是在中關村的陸橋上,一個蓬頭垢面的乞丐,推著一個小盒在地上爬行,一路點頭喃喃行乞,迎面而來。苦力士哀了一聲,打開皮夾,掏出一把小鈔投入盒中。我很壞,事後故意挑戰:〝你怎麼知道他是真的?〞苦力士很失望我:〝老婆!要怎樣裝才能這麼慘?!〞 我答不出來。


89年冬天,第一次去美國看親戚,苦力士帶我去紐約和波士頓。那時美國的經濟非常差,大城市裡到處都是homeless 和流浪漢。從康州不論往南去紐約,或是往北去波士頓,只要停車加油,吃飯尿尿,就會碰到有人來要錢。苦力士都會給個一、兩元;他還知道危險,因為這些上來開口的,多是酒鬼或毒鬼。他總是說 〝你站到那邊等,不可以靠近我的車....〞他還要我小心四方,而我也裝一付頗有中國功夫的架勢.....唉 ~ 是呀,明知道是這樣的人他都會幫了,更何況是衣衫襤褸,在地上爬行的乞丐。老公說,就算他是騙人的,也騙沒多少錢,也許真有幫到他一餐飯呢。至於那些酒鬼毒鬼也都很客氣地來要,總比搶錢殺人的善良,他們也是有苦處的。


我當然知道北京的街頭會出現越來越多的乞丐,尤其是奧運結束,而冬天又己到來。地鐵上就遇上兩次,雖然車上會廣播要乘客抵制在車廂內行乞賣藝的行為,但是碰上老人乞丐,又見到大多數的人把頭偏向一邊,或視而不見時,我就又開啟那微薄的同情心。


那個下午,我沒給6元,也沒買個麵包給她。到現在我心裡卻一直在想,她怎會這樣?妳的媽媽在哪呢?這該不會是高中生的社會實驗測試吧?不希望下次再看到年輕的行乞者,但如果像她這樣卑微的要求,就算是被耍,我也該跑去抱一袋麵包給她!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