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

那天說,老婆,壞消息~ 周六要招呼美國來的兩名高層出遊!我想我們全家一起去,好不好?〞其實我很不情願的,那是我們的家庭日,雖然大概也如往常,逛逛街,吃吃館子罷了,但陪不認識的人〝交際〞,還要帶家裡兩朵小花。。。。,這不是很命苦嗎?你自己去!!
 
可是他又說了,他也不認識那兩位高層,這也不算公事,只是那兩人笫一次來中國,他又是公司唯一的美國人,就只好充當地陪〝遊長城〞。而且他也不想犧牲與家人的時間。。。。。講得十分委屈可憐,所以我們只好委屈一起充當一次交際花。只是為什麼不選遊故宮、圓明園呀?可是人家〝在地人〞己經安排第二天這種好差了,想想也是MIS的大多挺軟腳的。
 
女兒其實也是不願意的,因為上次爬司馬台的記憶還在,既然己經爬過了,應該可以一輩子都不必再爬了吧,妹妹醬的思維也是有理的。
 
我只好曉以大義。小朋友要知道,這兩人位居高層,我們不能給爹地丟臉,也許爹地將來調回去了要靠他們 (他們乃教育部門與苦力士業務無干),趕快去上網讀長城的歷史背景,人家是博士,我們不能被問倒。兩姐妹被娘哄得不小心又讀了一點歷史。
 
這兩位高層其實很平民,因為是讀書人,所以都很親切有禮。帶女兒一起出遊也讓他們非常感謝我們的體貼。那天苦力士還邀請一位來自台灣的〝客戶〞同遊,這就發生小人之心的故事。
 
我們原本要上八達嶺的,後來又改到遊客較少,也同樣好登的慕田峪長城。下山後到懷柔吃晚午餐,然後又請司機載我們去鳥巢和水立方。當天秋風蕭蕭,奧林匹克公園竟比山上的長城更冷,風更大。但是大家都玩得很愉快,沒有第一次見面的冷埸與生疏。
 
步出鳥巢時,太陽己下山,氣溫也開始下降,風還是呼呼地吹。臨出門時塞在口袋裡的手套終於派上用場,我和女兒載上手套和帽子。
 
老公先把呢帽借給年長的麥可戴;然後把他的皮手套遞給台灣來的客戶戴,我的心揪一下。
 
那個客戶是女的。
 
我對她並沒有不好感,雖是第一次見面,但一路上我們都挺談得來的。她走不動時我也陪一起坐、一起爬山、一起聊天。對她,我絕沒有任何批評或不同意,人家小姐是很正常很正經的上班族。
 
只是第二天苦力士就又飛去香港,等他從烏魯木齊回來己是五天以後的事。
 
五天不在家,我就很有閒的東想西想,越想越不舒服,不吐不快。
 
等他回家,才吃完飯,就升堂問審。
 
〝你跟她很熟呀?還自動把手套借她戴!〞
 
〝那天那麼冷,妳們都有手套可以戴,我不也把帽子借給麥可嗎?這樣也要生氣嗎?她以前在台灣公司工作八年,現在又換到我們台灣的大客戶,用很多我們的產品..我只是好意,.沒想到這樣妳會不高興。
 
咦~ 大客戶就得特別些嗎?突然想到老友,那時他在賣蛋餅,客人有說:老板你怎麼都不笑?老板答:我賣蛋餅,不賣笑!多酷!
 
〝那前一天你說要去吃晚飯認識認識的就是她囉?你不要隨便是台灣來的,就一定要帶我去認識。我雖然和藹可親,但也不是老少咸宜。你己經是己婚人士,不要隨便太親切,會被誤會的。〞 想到慾望城市裡的假想敵。。。
 
其實苦力士就是這樣,凡是台灣人就特別親切有好感,男的女的都一樣,只因妻子是台灣人也。
 
其實他光明磊落的借出手套,當著我的面,一點也不扭捏或噯昧,可是我一定要吃醋,還要想得很不簡單。
 
〝人家快四十了,還單身呢,而且她也沒拒絕,這樣很不好,是不是外套也要脫給人家穿?你覺得沒什麼,我就是認為不妥。換是別的男人見我爬不上司馬台,伸手牽著我走,或扶我一把,你會怎麼想?〞我又強調上回去司馬台,苦力士和女兒三馬當先,我被遠遠拋在後頭。一路上都是兩名男同事陪著,走到地形險惡處,卻也只是很禮貌的問一句,米耳絲太太小心點、米耳絲太太您還行吧?人家可都是己婚男士,知道分寸在哪裡。。。。。。
 
〝那是扶好還是不扶好?〞
 
〝笨蛋!你是有婦之夫當然不可以亂扶!只能扶很小的小孩和很老的老人才可以!〞
 
看他怎麼也搞不清楚輕重,乾脆打開天窗,〝以後你可以把你的手套給我戴,再拿我的去借人!〞我還繼續滴咕〝如果真有男人把手套出借給我,我也一定拒絕,用四肢爬山我也很會,才不會假仙的,不知避嫌。〞反正她當時沒有拒絕,我就覺得苦力士該受〝批評〞。
 
苦力士終於了解到老婆20年醋勁依然不減,當下自會謹言慎行。反正我是小人一名,又十足小心眼,對他,有事就說,說開就好。


我是無聊的小人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