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天空

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搬家之狗事一籮筐

五月初, 就在我和苦力士的北京先遣之旅, Bubu生了一場大病, 那時牠一星期不吃不喝,除了一開始時大吐一回外, 牠不吃不拉又不尿, 獸醫為牠所做的各項體液檢查,都找不出毛病所在,那時我們想莫非牠大限將至。
 
就在啟程的前一天,我們又帶著虛弱的Bubu去求醫, 那時牠已經站不起來了。醫生有點死馬當活馬醫, 突發奇想地說給Bubu吃幾口貓罐頭的貓食吧,也許可以引起食慾。醫生當場開了個貓罐頭, 餵Bubu幾口,奇蹟似地, 牠居然搖起尾巴還要再吃! 就這樣貓食救了條狗命。
 
然後我們開始真的忙起來, 打些包,整修一下房子內外,還忙著和朋友話別相聚, 沒有一件事是真的好好地在辦。當我們拿著狗旅行文件給獸醫看時, 差點看出心臟病。密密麻麻的英文字,若說我看岔了,還情有可原, 怎麼苦力士沒發現其中的咬文嚼字呢? 獸醫著磨了很久後說, 關鍵在進入中國的狗施打狂犬疫苗規定的期限, 施打日期不得少於出發日30, 亦不得超過三個月….按你們的計劃牠是不可能跟你們一起起程的!〞家狗高齡近十四, 從沒少過一針,只是在美國的狂犬疫苗為三年一劑, Bubu醬下一次的施打期是在2009。我們就是整天混吃混睡的,以為Bubu最守規距不過了,買張机票就可以上飛機, 那像我們行前還得打三、四劑預防針。
 
怎麼辦?!我們的機位己經確定在六月二十七日, 晴天霹靂打在六月十七日, 根本來不及!!! 苦力士先連絡狗代辦公司, 看看有何後門管道。他們真的很幫忙,認真地伊媚兒往返溝通。『規定是人訂的,是死的嘛;但路是人走出來的。』以下是有兩種解決方案: , 「狗還是跟著你們一起飛來吧, 到中國入關時我們自有管道打點, 但費用就要高些, 大概2000美元, 不過要你們美國的獸醫在文件上給配合一下”….. 」這點不用問我家獸醫也知道答案, 正常的美國人根本不會為此危害自己的前途。更何況派特醫生為Bubu跑的一大疊文件也只有郵遞費用而己, 怎可要求他留下污點苦力士和我掙扎了一宿, 第二天厚著臉皮去找醫生, 理所當然被拒, 派特醫生說,這會讓他丟掉醫師執照的。我倆也很慚愧,而且人家他還是全美唯一兩千多名什麼什麼資格的獸醫之一,要他如此冒險,我們真是羞得無地自容。
 
狗代辦公司的第二方案是: 「請專人帶狗飛到香港, 轉換身份為香港狗, 再坐火車到深圳, 再從深圳搭飛機到北京, 一路上有專人細心照料, 身份轉為香港狗也不必隔離,如此一番,…… 大概收費要3500美金。」這天方夜譚的奇妙提案, 現在想起來很不可思議的雲淡風清,但當時的我是氣得暴跳三尺兼哭笑不得。這個旅程 (如果一切照他們的計劃) 至少要讓我家老狗飛上三十個小時, 這還不保証牠老命安在否!
 
按規定,Bubu是一定要跟在苦力士的名下飛中國的,就是我們母女仨也是以〝就業人士之眷屬〞而申請的居留簽證, 而且還規定得一起入境。當時是先發一個旅行簽, 有了北京住所, 才可再辦居留簽, 辦理期間也不得出境, 為期要兩週左右。現在要請專人帶狗, 還不如自己飛回來帶, 從紐瓦克機埸直飛北京也只要13個小時, 不要說一張來回經濟倉, 光是旅途的時間就縮短許多。什麼轉換身份, 搭火車, 再飛北京…. 牠不老命不保才怪!
 
苦力士上網自救, 有帶狗飛中國經驗的人提供了很多心得, 其中以美國大陸航空公司(Continental Airlines)的服務最佳,口碑最好。 而這家正是我們此行飛北京的航線。 苦力士上網查詢, 程序簡單明暸, 除了準備好美國農業部動植物所規定的防疫文件外, 就是買一只合Bubu尺寸的狗籠上飛機, 其餘的航空公司會接手。Bubu是以〝活體貨物〞論斤兩飛行的, 還聽說一台客機只能搭載一個活體貨物。 Bubu這趟夯不啷噹花了800美元不到。
 
於是六月十八日Bubu打了狂犬疫苗, 按中方規定申請的日期也是有講究的, 就是要在上飛機的前十日跑文件。我們請好鄰居勞森太太替我們給派特醫生遞收文件, 再把航空公司的狗籠寄到她家。要不是她夫婦倆七月初有個莫斯科之旅, 她還自願每天到我家餵狗溜狗呢。蘇珊勞森幫了我們好多, 尤其是搬家前那幾週, 每當我情緒面臨崩潰點時, 她總像個母親一樣, 適時地為我伸出雙臂。
 
我們的幸運還不止如此, 正在為Bubu要被單獨留下一個月而煩惱時, 瑪利安說她可以幫忙。之前一直在等簽證,簽證下來後搬家公司才開始來打包,時間緊迫的家裡像被丟了炸彈。我就拜託瑪利安為我收拾搬家後的房子。
 
瑪利安是妹妹醬讀幼兒斑時同學維多莉亞的媽媽, 她們不但一起上幼兒班,還同上芭蕾舞多年,上小學時她跟哥哥一樣進私立小學,我們就只有在兩個孩子上芭蕾舞課時才碰到面。但瑪利安是開朗健談的人,即使女兒們不如幼時那樣玩在一起,跟她聊天時也不變生。她就是這樣一個溫暖熱絡的人。直到兩年前,我在小鎮的報上看到她先生的訃文。這突來的巨變,她一定熬得很痛苦,人前總也表現得堅強。前一年,維多利亞轉到妹醬的學校,瑪利安說私立太貴,她撐不下去了。後來她告訴我她在幫人清掃房子維生,我聽了很難過,但她說她這樣可以接孩子上下學,可以多陪孩子。
 
瑪利安家裡也有老狗一隻,所以她非常知道老狗的需求。我只要求她早晚來放風一次,因為Bubu大多時候都是在呼睡的。但據說瑪利安和維多利亞一天溜Bubu四次;她還時常伊媚兒我們狗和房子的狀況。她說照顧Bubu是友誼之情,而且維多利亞和Bubu玩得很好,簡直快要把牠收養回家~我們就是這麼幸運,感恩呀!
 
六月二十六日那晚就要和Bubu說再見,苦力士和牠話別好久,然後飛車到旅館,差點趕不上十點和香港的會議。大家心情都很down,而且肚子餓到才想起來整天都沒好好的吃一餐。
 
七月十八日苦力士飛回麻州接狗。他說狗很健康乾淨,瑪莉安把樓上打掃得一塵不染,他還雇請瑪利安十四歲的兒子每兩週替我們家割一次草……

現在我們每天抱
Bubu下樓到中庭〝溜彎兒〞,一天四回,牠雖走的不遠,但己經不再屁股拖地了。就跟老人一樣,要多走動多活絡筋骨,牠的後腳還是很無力的撐著,卻也進步到能全程走回家。
 
Bubu和我們飛回美國的話,最好可以申請到居家隔離才行。〞苦力士和我己經開始考慮了,這隻狗有可能會活著回去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