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天空

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北京初印象

從機場進入北京市的高速公路修建得非常寬廣整齊,兩旁都種著密密的樹木,不是一棵一棵的行道樹,而是一片一片的林子。中間分隔島上則是茂密綻開的玫瑰花欉,一路迎著來到北京的客人。路標則一律是中英文對照,而最特殊的是,路旁不時還會看到宣傳辦奧運的標語和口號,而不是一般常見的商業廣告宣傳板,越進入市區就越響亮。中國人為了這次的奧運所投入的心血和努力,從海外的中國僑民瘋狂擁護聖火的行為可以印證。如果辦一次奧運可以讓中國〝講文明、樹新風〞,這對中國人民不只是經濟的效益,還是與開放世界接軌的一個契機。


苦力士的公司委託 CB Richard Ellis 這家顧問管理公司為我們打理租屋和學校細節,是這次先遣之旅的重點之一。原本預定周五到達的行程,因為我的簽証給延遲了一天起程。周六下午check in 位於中央商務區的China Wrold Hotel。我們這兩個沒有路用的傢伙,雖然飛了十幾個小時的商務艙,理應不是那麼的累,但是一看到舒適的床,還是先呼睡再說,到了9點才起來夜遊。

旅館房間的窗景


苦力士向計程車司機報了要去〝女人街〞,司機老大還沒回話,苦力士又補了一句〝美國大使館附近...〞!瞎密呀,美國大使館開在女人街邊兒~ 像話兒嗎?還要帶老婆偶企!我跟司機說想找好吃的,這麼晚了去那好?司機帶我們去了俗稱〝鬼街〞的簋街。位於東直門內的這條路上,有大大小小近150家餐館,因為通宵營業就叫鬼街。司機先生非常貼心的說,吃完飯也比較容易叫車回去,再晚都有。那女人街大多是賣女人衣服用品的,太晚了就不好叫到車。


整條街霓虹閃閃,不時見到高掛的紅燈籠。空氣中瀰漫花椒的香味,食舖前幾乎都有伙計在吆喝著,行人和車輛在人行道上來來往往爭地盤,非常地熱鬧。麻辣小龍蝦、羊羯子、水煮牛/魚...等等,以川味佔多數。我和苦力士來回兩邊各走一圈,實在不能決定吃什麼好。走來走去,最後進了一家台灣口味的〝兩岸一家〞,我們點了炸蚵酥、客家小炒、麻辣腸旺、地瓜稀飯和一壺菊花茶。實在有夠愛國的啦!吃來吃去還是台式的最對胃~ 這是我們來到北京的第一餐呵。


第ニ天周日,陰雨天。早上用完早餐,我們給女兒們寫寫伊媚兒。這天是母親節,美東是周六晚上,看顧她們的勞森太太要帶她們去羅德島看園藝展,不知回到家了沒。米耳絲換上跑鞋說,要去參加〝抓兔子賽跑〞 (Hash House Harriers)。真是怪了,在美國住了十年也沒看他抓兔子,莫非亞洲的兔子比較古錐有趣?他說這是在國外認識各國朋友的一個好機會,跑完了還要喝啤酒同樂 (哈、重點在此咩),要我跟著去。沒想到他居然這次安排了這個活動,又沒說好,我根本沒帶跑鞋,外面又冷又雨的,我就〝結塞面〞兼碎碎唸了很久。


又到了女人街,亮馬河橋路附近有個星吧路,晚上應該是會很熱鬧的,各式餐館酒吧商店林立。斜風細雨又皮皮顫,找到一家叫Texas BBQ & Grill的餐廳,要在此集合搭車到郊外賽跑。苦力士看我的低跟拖鞋,在污水路上淒淒蹉蹉的慘狀,很不順眼。當下問了路,要買〝有用的鞋〞給我換。拐角有個商埸,規模和感覺像是二十年前的光華商場,除了低檔的衣鞋家具外,多是二手電器、電腦、手機之類的,就是沒有在賣書。苦力士對這類的商場特別有興趣,一直說以後要來逛個過癮。鞋子還沒買到,就先買了兩件防風防水的跑步夾克,把錢花光光。老闆娘報路,在中國呀,銀行是周日也無休的;我們跑了農業銀行又跑了中國分銀,但是歹勢哩~ 外幣只在總行才受理!最後只好回飯店換兌人民幣,一個早上我都很塞面,全怪苦力士計劃不周全。


這樣蹉跎了一個早上,加上又溼又冷,苦力士就開始猶豫起來,究竟要丟下臭臉的老婆,還是去自由活動。他後來還是決定不跑,我們又回到Texas Grill 去找人哈啦。餐館老板是美國德州人,以前也是被外派到中國,後來覺得生活和工作就在小小的 cube 裡太沒意思,於是就開了美式餐廳,在北京已有三家店了。他喜歡北京的風土人情,住了四年,跟我們分享了很多生活上的細節,例如租屋的選擇、交通、購物等,提醒我們應該多帶何種物品來中國,例如單車鎖,一定要用外國貨,不然會像他的遭遇,18個小時內連丟兩台!


這個下午我們認識了一個朋友,也給了將來在北京生活的小概念。至於追兔子,每隔周一次,隨時可以參加。之後,雨停了,我們決定先到處走走。要認識一個城市,得要壓壓馬路才看得清楚。苦力士說他以前在台灣時就愛騎著機車大街小巷鑽,雖然常常碰到此路不通,可是一直是美好的回憶。

隨便照


北京的巷道和走在北縣的新店、中和、景美一樣,周日人車不多,馬路也算乾淨。灰塵多了點,空氣不是挺好,多少是因為有很多工地正在進行著。朝陽公園邊上蓋了許多美崙美奐的宅住大樓,庭園設計優美,走在人行道上陣陣玫瑰花香,若不是不時看到奧運口號的看板,你會有置身台北街頭的錯覺。有時會看到大片圍牆,不是在圍工地,就是圍著破舊的老房舍區來遮醜。有時會聞到尿騷味;就像在紐約的街頭,到處有人抽著煙。

口號


順著東三環路往南,經過農展路、姚家園路,一路上得穿越馬路。綜合幾日的心得,馬路上最神勇的乃是自行車騎士,他們是唯一不必依照交通燈號過馬路的一群,可是又不像機車般的靈活亂鑽,倒像是鬼鬼祟祟,又慢慢吞吞的無知行者。過馬路時就一付慢條斯理狀,好像在說:〝等著點兒那,我正在過著呢~ 〞不疾不徐。


馬路上最威風的是公安。我親眼看到公安站在路中間大吼一聲,車輛乖乖靠邊受罰。還有一次是在圓環路上,公安就擋著一輛驕車,雙方坐在車內〝對談〞....就在車水馬龍的路上。車輛決沒有禮讓行人先行的,情況跟在台北一模一樣,十足第三世界國家之車子比人命值錢。不過北京也有設計體貼的人行路橋,寬大而坡緩,自行車和腳踏三輪車有坡道可以上下,非常方便。

東三環中路


北京的人待人挺是和氣的。若要問路,總是耐心熱心地指點。餐館服務員雖不像五星級飯店的工作人員般親切有禮,但我也沒碰到臭臉的。倒是有不少花錢的大爺的跩樣讓人看了作噁。那些不認識的街坊大嬸大叔會自動靠過來聽我們談話,偶而還來插個意見;秀水街裡年輕的售貨員活潑認真的叫賣,那個一直殺低價要賣我衣服的女孩,一聽我說買了就沒錢捐賑災,寧可放棄做生意;女人嗓門普遍比男人大;北京小孩有紅通通的臉頰,可愛的令人想抱一抱;已是下午的六、七點,路上修路的工人還在幹活。

這位大姐和她的愛人在自拍


我被稱呼為〝這位大姐~〞、〝這位同志~〞(叫了三次,才知道是在叫我),還有〝您的愛人中國話講的真好~〞,每一個字都聽的懂,卻又都生疏地像是外國話般的忭忸。體檢的老醫師說鹽少吃點,又客氣的加了一句〝胖了點〞(美國人真是大一號呵),X光師問我,台北漂亮還是北京漂亮?知道我是台灣人的對我又更加客氣。天安門廣場兜售紀念品的小販,不會因為拒絕而讓你難堪;我聽到質疑中央電視台避重就輕震災報導的不滿,我也感受到那受極權封閉統治之下,那股造神的祟拜和單純。


北京,我只看了一角,這就是我初步的印象,我喜歡這個城市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