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天空

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晚餐桌上

*  *  *  *  *


我小的時候有些顛沛流離,物資雖不豐沛,但阿嬤總是把我們餵得飽飽的。除了以前升學壓力大,課輔回到家錯過晚餐時間外;我們都是在餐桌上吃晚飯,圍著有轉盤的大圓桌,談天說地,是記憶裡溫馨的畫面。在阿嬤的家,我們不會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晚飯,一邊吃一邊看報紙?!更是不友善的行為,除非你一個人吃。


大學時住在校外,每逢周六我就趕回家,餐桌上總是擺著我最愛吃的食物。阿嬤會坐在一旁看著我吃;她當然常會問我好不好吃之類的,但我記憶最深的是〝妳每個周末都跑回來,那怎麼有時間去約會、交男朋友?〞哈,還不只問一次。


畢業後在台北工作,我也是照常周末回家吃晚餐。記得第一次帶當時還不是男友的〝苦力士跟屁蟲〞回阿嬤家。阿嬤燒了一桌菜,坐在一旁看著我們吃;還一直勸菜:〝初啦、初啦、租個好初...〞苦力士努力吃,還一邊吃吃傻笑。阿嬤轉頭跟一旁的小妹小聲說:〝佳古椎ㄛ,秋相甲那羊咩... (笑聲像羊咩)〞我差點噴飯!


餐桌,的確是我在組織自已的小家庭時,最先想到的家具,其重要性居然比雙人床還要優先。我有很嚴重的餐桌情結。在餐桌上吃飯,有家的感覺。


婚後,我的第一套餐桌是六人座長方形小桌。它不是什麼高級〝木〞,也不是名家設計品,可是它堅固結實、四平八穩、便宜好用,故是好桌。公證結婚當天,我的忘年好友兼證人張姊,塞了一個紅包給我,說:〝給妳添個餐桌吧。〞心細的她還記得我說過,我喜歡有一張小餐桌的感覺。除了用餐外,還可以和朋友圍著它喝茶談心,可以在上面寫東西,看書、塗鴉、玩遊戲、玩拼圖。餐桌是提供我招待親朋好友,聯絡感情的小地盤。餐桌上頭懸著的那盞柔黃的燈,和桌上的一杯熱茶,讓坐在桌旁的人既舒服又放鬆。有餐桌才像有個窩,我有嚴重的餐桌情結。


現在自己當家做主,有兩套餐桌椅。正式飯廳裡那一張是可加兩桌葉,坐上12人綽綽有餘,一年卻用不到十次的仿Queen Ann大笨桌;另一張是擺在廚房裡的瑕疵品。這張長橢形小餐桌是初到美國,在等搬家貨櫃時買來應急用的。沒想到搬了幾次家,它都沒被列入〝可捐棄物品〞,算是長壽家具之一。現在它還是我〝無魚蝦嘛好〞的〝島〞;我堅持把它擺在廚房正中間,除了平日用晚餐外,還是我們寫功課、簽合約、做勞作、桿麵、做烘焙的〝島〞!熟朋熱友來,還會安置在此促膝長談。使用率之高,媲美我的上網小桌!



廚房裡〝無魚蝦也好〞的島。


* * * * *


話說到晚餐時玩的遊戲。最早是玩〝中文名詞接龍〞,只接同音字即可,對這兩個只會認自己中文名字的女兒來說,挺是挑戰。她們得從爸媽日常對話中去尋找記憶和詞彙;妹醬時常詞窮,卻總是笑點。例如有人開頭〝豆腐〞,有人接著: 斧頭-頭髮-髮夾-夾子-子彈-蛋糕-高興-姓名-明天-天氣-氣...氣....氣死人了!〞妹妺醬無意中用出媽媽的慣用句。


我們還常玩〝猜國名〞,〝I'm thinking a country, it starts with the letter <<〞(我心裡想了一個國名,開頭字母是<<)。大家為了表現自已的〝宏觀〞和國際化,就會開始找一些冷僻的小國,誰也不願意兩三下就被猜中,有時還被要求給提示。無形中,妺妺醬知道阿拉巴馬不是一個國ㄛ,非洲有兩個叫剛果(Congo 和 Dem. Rep. of the Congo,還是隔壁鄰居)。姊姊酷愛考我們東歐小國,Belarus、 Lithuania、 Moldova等等;爸爸的D國,一定是Djibouti,而媽媽的中文式英語發音國只有爸爸才聽得懂!


其實我們最愉快的話題還是〝爹地小的時候...〞,我的小時候太沒趣,女兒們不愛問,米耳絲的就太好玩了!!而且他也不怕糗,舉凡所有小男孩的糗事和頑皮的惡作劇,一件一件,像吃了迷藥似的,漏洩出來;逗得女兒時而搖頭時而大笑,外加求證過二哥uncle Fred,兒時玩伴確有此人此事,可信度大升~ ~ ~米耳絲的一世英名(也許從沒有)以及嚴父形象,唉,早己蕩然無存!


坐上餐桌吃飯就是要這樣愉快,桌上即使只是家常料理,都會像是吃了滿漢全席山珍海味般,滿足。而這樣的用餐,希望也會是女兒們將來憶兒時的美好回憶吧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