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最後的一口享受

我們雖不住在紐約市,但每年至少總要去晃個一趟,待個幾天,逛逛各博物館美術館,看齣百老匯,做個觀光客,溜溜街,吃些特色餐館,很有趣。至於閱讀紐約客雜誌,大概是幻想有朝真要入住大蘋果時,會適應得快些吧,此乃我自己胡謅,不代表米耳絲先生。


雜誌,老公看得比我勤快,也很愛跟我分享,特別是扯上吃的。


〝親愛的老婆,如果要妳選一樣,這一生最後的一道菜,只能吃一口, 妳會選那樣?〞


這是什麼題目! 死囚的最後一餐嗎? 根本是食不下咽, 還可以點菜不成? 套句阿里雞 Ali G 問前總檢察長里查瑣脖的話, 是否該提供他們死刑犯最後一餐〝all you can ㄊㄨㄩ〞才對呢?


想像食客雲集,人聲濎沸的餐室,終於曲終人散 ;吧台燈暗了,廚房爐火也熄了,廚師們奮戰一天後,終於坐了下來,喝個小酒,伸了伸腿;他們會聊些什麼?


紐約客雜誌介紹了一本,由攝影師米蘭妮杜亞(Melanie Dunea),訪問50位世界各地大廚的書,叫做《My Last Supper》。 啊,大廚的最後晚餐, 這自當十分精采,好像可以拍成電影。 


大廚們果然很會挑菜,其中以魚子醬和鵝肝醬最為叫座, 分別被點了10次和7次; 還有,要用現磨胡椒和海鹽,普遍要求佐以各式麵包。鴨 ,也很叫座; 海膽也有人點。 河豚料理只有一次,壽司大師 Masa Takayama 要求河豚清湯配麵線, 野生河豚肝生魚片、炸河豚下巴,外加一道河豚睪丸布丁!(原諒我,chef Takayama,我沒吃過河豚料理,被我操得好像不.......)


可不是所有的大廚都識稀品為珍饈,有人垂涎熱狗,有人只要鮪魚BLT三明治,或是兒時嚐過的傳統南方料理;不知是否做膩了山珍海味?但是好多人希望可以在海邊湖畔,甚至秋色森林間,享受這最後一餐,有人定要佐以美酒,伴以美樂。Daniel Boulud 已先在凡爾賽的鏡宮訂好位了,而Marcus Samuelsson 則希望可以邀請甘地和金恩博士共享。(這個挺怪的)


〝就這一餐了,沒有第二次哦,妳要怎麼吃?〞老公不放棄,一直問。〝什麼都可以,沒吃過的也行!〞


沒吃過的!?萬一點錯,那我不就虧死了嗎?


啊~~ 烏魚子!台灣頂極烏魚子,泡過米酒後,文火慢煎,切成薄片,金黃色油亮彈牙,配上台灣青蒜絲.....超級享受.....天呀,就一口,做鬼也OK啦。


老公衝到電腦前, key in 烏魚子,〝原來是這個!以前在台灣過年時吃過 !〞〝可不可以海外訂購呀?好可憐,妳好久沒吃了吧。〞 只有冬天才有得買(我憋一下嘴),而且聽說越來越少了。人類濫捕又加上溫室效應,我的台灣鄉愁和兒時的回憶,會不會也越來越難描述給人聽呀?


〝那你呢?苦力士,別跟我打馬虎,你的最後一餐要什麼?〞


〝好難決定哦,我喜歡的太多了,太多了,嘖嘖嘖~ 如果只能選一樣,實在是太殘忍了!不過妳是一定要陪我一起吃的啦!〞


所以在我送出這篇時,米耳絲先生還是不能決定要挑那一樣,做為他最後一口的享受。 



我的烏魚子呀!只能先看圖解饞!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