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,
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  • 257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今天值得記一下!

今年九月Al 就要上七年級了,對我來說孩子永遠是孩子,即使她今年一定會長高過我,即使她開始嫌我囉哩囉嗦,即使如此,媽媽看女兒的視線還是一樣。


這個大女孩當還是小女孩時,就很得小小孩的喜歡,尤其是小男生。在等妹妹芭蕾舞課的空檔,她總是和其他的小小孩玩在一起,有時唸故事書,有時編knock-knock jokes,有時一搭一唱的聊天,反正她就是可以和一群不熟的小小孩,在一小時裡熱絡起來,怡然自得。如果她沒跟我去等,這些小鬼們一定會找:〝Where's Allison?〞〝 Will she come later?〞媽媽們也會說,她這麼有耐心將來要找她babysitting!鄰居羅森太太的孫子從新罕布夏來,第一件事總是問:可不可以去找Allison?


我也很納悶,她怎麼對這些小孩特別有耐心?當然,妹妹對她而言是家人,家人是親密的,每天一起吃喝拉撒,相親相愛或鬥嘴鬥智,可以把她逗到抓狂,卻是可以被原諒的。外人不同,〝做敵人很容易,做好朋友要用心〞,這兩個女兒都超怕傷害了別人的感情。


有一陣子我們很懷疑她的人緣;從沒聽她要約誰playdate?或誰要她參加生日會或sleep-over,相反地,妹妹像隻花蝴蝶。我們一直告誡她不可太臭屁,不可太自以為是;女兒一直說,我是有朋友的,而且好朋友不少呢!誰呀誰呀的。這些女孩我也都認識,但我們還是懷疑。她也很酷,還安慰我:〝我要上芭蕾和jazz、空手道、鋼琴課,還有女童軍,別人也是一樣忙啊,哪有空約來約去?〞唉,我知道我們家孩子平時是不準看電視的,周末看看DVD,她們又偏好I love Lucy 和 Three Stooges,或是BBC的喜劇,跟本跟不上好萊塢流行,現在特紅的歌也不知,在學校裡她大概算是接不上話題的異類吧?


      × × × × × × × ×


我記得她慘淡的二年級,如果時光可以重來,我們要好好規劃一下安居樂業育兒的優先順序。


千萬不要小看〝搬家〞對一個六、七歲孩童的影響力;也許三年內太密集的搬遷,大人們忙著安置新家的瑣事,忽略小孩也要適應新環境,新學校....小小孩也有壓力的。


永遠忘不了那個陰冷的早晨,學校心理輔導老師的一通電話。她說女兒今早情緒很不穩定,她和女兒談了一陣子,也觀察她很久,她很懷疑也很擔心,她問我家裡最近有什麼事嗎?她說〝妳懷疑她有自殺的傾向嗎?〞


天啊!如果,如果,我正在鬧婚變,如果我們是911受難家屬,如果家裡寵物作古...... ,我還有跡可尋,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打錯電話?找錯人?我馬上撥電話到老公的辦公室,老公只有一句話:〝她是神經病!〞是呀!女兒雖是不折不扣的drama queen,但我們是怎麼養孩子的,我們清楚的很啊。但是我被這問話嚇到發抖。


當晚我輕描淡寫的問女兒:〝今天Mrs. Goldberg找妳去談話呀?〞〝Mom,I was crying in her office today.〞〞So, you want to tell mommy why you were crying?〞〝I was quite angry and upset,.....


女兒說,一大早她衝進教室時撞到同學D,她有馬上向D道歉,可是D不領情,還伸手打她一拳,她很生氣,因為她是不小心撞到她的,後來就被叫去心理室了。我說妳還在氣 D 嗎?那一撞對別人來講,也許沒什麼,也許不會太痛,但對D就不一樣。她每天要吃很多藥,時常要住院治療,她的身體比我們都虛弱,生病的人心情也不容易好啊;女兒也說是呀,好多活動她都不能參加,她也告訴過我,她的皮膚有時會很緊很乾很不舒服....D是癌症病童,媽媽是學校的課任老師,很和氣的人。女兒從轉到這所小學到上中學,一直都和D同班,分組活動也總是分在一起。她也很納悶,我說這是緣份啊,而且老師看在眼裡,知道妳會照顧她,貼體她,得到這樣的信任,妳要覺得驕傲才是!


事情對我們來說,可不是母女一席對話這麼簡單完滿的結束。女兒似乎從此成了心理老師關懷的目標,不但時常被叫去個別輔導,我還得接受她的好心建議,〝同意〞女兒在課休時間,參加心輔室設計的活動。她覺得女兒不夠合群、動作太慢、心不在焉、甚至要填一疊問卷評估是否有ADHD(注意力不足過動症)!恐怖吧!我也當過老師,美國學生和台灣學生的問題有差這麼多嗎?


我開始積極找資料,上圖書館上網。女兒發現我在讀一大堆有關ADHD的資料時,問我:妳認為我有ADHD?我說,〝Mommy 越研究就越發現妳跟本不夠資格成為ADHD,妳自己先看看這一本,然後再告訴我,妳有沒有ADHD!〞


女兒那年八歲,老師告訴我們,她己有十年級生的閱讀能力。


女兒閱畢說,〝我不覺得我有ADHD呀,為什麼Mrs. Goldberg一直要找我去?還一直問我 '今天快不快樂?' 她一問,我就壞心情!〞〝她是心理老師,她需要關心每一個學生,是不是快樂地來上學。〞〝我很喜歡去上學呀,可是我不喜歡她spies on me!I dont' like to be single out!〞〝她說妳課休時都沒和其它的小朋友玩,那妳在做什麼?〞〝我在編故事,有時Hannah也會和我一起編,一起演。我不喜歡那些追人或追球的遊戲,No Fun!〞那一陣子她很不快樂,常常抱怨為什麼要搬家。


我也認為Goldberg小題大作,孩子怎會沒情緒?正常的孩子都有睡不足、不專心、晃神,偷懶等狀況。尤其和幾個較談得來的父母聊過後,我告訴自己:I'm not going to let her mess up my kid.


我開始爭取學校義工的機會,當Room Parent,Chaperon;每週總可看到我的身影在學校出現,我要就近看著女兒,也要她知道媽媽就在學校裡。我告訴女兒:如果妳要她不再找妳去個談,妳就得表現給她看,很快地,她會去注意真正需要幫忙的人。


我們也常常在睡前,坐在她床邊,陪她解解她的疑問和心結,一聊往往一兩個小時。漸漸地,她有安全感,參與感,變得比較快樂,恢復自信心!後來碰到的班導都說她是一塊寶石(gem)!她還是那個在課堂上永遠舉手搶答的學生,像極了Harry Potter 裡的Hermione!


她漸漸長大,長高,長痘子;開始舉手投足像極了〝正常的青少年〞。最近她開始愛穿黑衣褲黑裙,正在寫一本暫名為〝Ophelia Blood〞的吸血鬼故事。她說今年想參加學校的合唱團和track team (田徑隊)。完全沒有剛上中學時驚慌失措的模樣!

其實我們只有一個心願:孩子啊,只要你快樂的長大!

------------

我回頭對老公說:〝 She's a big girl!〞老公拍拍我:〝She is!〞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